主页 > 热透新闻 >
李白一生,成在酒上,败也在酒上,晚年更是死在了酒上
发布日期:2020-09-16 06:03   来源:未知   阅读:

参考资料:

按理说,能在唐玄宗身边“陪玩”,这是世人梦寐以求的机会。即便是做一名跳梁小丑,亦可做到仕途通达。显然,安禄山就是个例子。李白不是个不谙世事的小伙子,所以,他自然有一套成熟的处事之道。然而,让人无法理解的是:李白能够陪伴李隆基一年有余,其仕途却还是黯淡无光,更是在后来被赶出了长安城。

在李白入仕的这段时间里,他隔三差五便会受邀与陛下和贵妃游玩。所以,李白和杨玉环一定非常熟悉,至少见面的次数不少。从“可怜飞燕倚新妆”、“花倾国两相欢”等诗句里我们也能看出,李白对杨玉环的美貌给予了高度评价。

当然,在没有任何理论依据的前提下,一个史学爱好者不应该杜撰这些八卦。即便杨玉环与李白之间存在什么,或许也只是惺惺相惜而已。

可以说,李白一生,成在酒上,败也在酒上,晚年更是死在了酒上。

“玄宗甚爱其才,或虑乘醉出入省中,不能不言温室树,恐掇后患,惜而逐之。”根据《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续》的记载,李隆基还是非常赏识李白的品行和能力的。然而,李白的酒品却未必太好,也许是逢酒必喝、逢喝必醉、逢醉必说胡话的类型。

李白的才华是毋庸置疑的,不论是《清平调词三首》、《白莲花开序》还是《宫中行乐词十首》,虽是粉饰太平之作,但字里行间仍满溢才气。李隆基是历史上出了名的文艺皇帝,对这种擅长挥毫弄墨的文人,他自是高看一眼。李白的出现,让浮华的皇宫里出现了一股清流。世上再无文人能像李白一样,有资格让贵妃捧砚,可以命令力士脱靴。

况且,即便杨玉环让“六宫粉黛无颜色”,得到了李隆基的独宠,可李隆基毕竟不是傻子。杨玉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和安禄山发生了什么苟且之事,还让这种事传得人尽皆知,身为一国之君的李隆基怎会善罢甘休?

所以,不论是杨贵妃与安禄山之间的奸情,还是李白对杨玉环的暗讽,都是子虚乌有之谈。

不过,这种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李白莫名其妙地被赶出了皇宫,且连长安都回不去了。

那么,这其中究竟有什么隐情呢?

天宝元年,李白得以凭借名气跻身仕途,成了皇帝身边的待诏翰林。其实,“待诏翰林”并不是什么正式官职,而是有名无实的候补官职。不过,李白总算是在朝中有了一席之地,有了靠近皇帝的机会。在接下来的时光里,李白经常会陪同皇帝出巡,期间用他的文笔为李隆基与贵妃助兴。

到了开元二十三年,唐玄宗又一次狩猎,正好李白也在西游,乘机献上《大猎赋》,希望能博得玄宗的赏识。是年,李白进长安后结识了卫尉张卿,并通过他向玉真公主献了诗,最后两句说“几时入少室,王母应相逢”,是祝她入道成仙。由此,他一步步地接近了统治阶级的上层。

根据《新唐书》的记载,在李白光荣下岗之前,高力士和杨玉环在李隆基面前造谣生事,诬告李白,让他失去了官位。不过,这种说法经不起仔细推敲。《新唐书》中的论调是高力士在杨玉环面前指出,李白诗中的赵飞燕影射了当朝贵妃,说这是李白在讽刺她与安禄山之间的肮脏勾当。

开元二十二年正月,李白为唐玄宗献上著作《明堂赋》,赋云:“穹崇明堂,倚天开兮。”又云:“四门启兮万国来,考休征兮进贤才。俨若皇居而作固,穷千祀兮悠哉!”按赋中有“臣白美颂”等字样,疑太白曾以此赋在东都洛阳进献玄宗。

【《新唐书》、《旧唐书》、《资治通鉴》、《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续》】

其实,这种说法是不符合常理的。

一个是才华横溢却没有地位的文人,一个是久居深宫正值花季的少女,开奖心水论45500.com,惺惺相惜乃至相互倾慕都有可能,偏偏不可能相互诋毁。毕竟,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利害关系。

抛开这一点,李白与杨玉环之间的关系就非常简单了。

天宝元年,由于玉真公主和贺知章的交口称赞,唐玄宗看了李白的诗赋,对其十分钦慕,便召李白进宫。虽说李白在后世文坛的地位非常高,但在当时,他只是替唐玄宗以诗助兴的御用文人。在他的许多诗句中,我们都能看到与李隆基、杨玉环游兴的场面。

李白虽然狂放不羁,但起码的底线还是有的,他怎么敢胆大包天到用这种直白的形式讽刺或影射贵妃的奸情呢?

再来看看高力士,他是个宦官,唐初宦官的地位是非常低的。对于李隆基而言,他只是个弄臣罢了。即便对他在外廷的那些勾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李隆基也不会蠢到听信弄臣挑拨离间的鬼话,允许他违背祖制涉足政务。

所以说,正是因为担心李白喝多了说胡话,抖出一些不为人知的宫闱秘事,唐玄宗才会将他打发离京,且让他离得越远越好。

我们无法从古代文献中找到李白与杨玉环之间的绯闻,但后人总喜欢编造一些美人和才子之间的佳话。毕竟,让杨贵妃那样的大美人每天都只能服侍李隆基这个糟老头子,着实是对青春的一种辜负。所以,人们更愿意相信杨美人和英俊潇洒的李翰林之间存在点儿什么暧昧关系。